中国建立利率走廊还欠缺什么?

中国央行决定下调隔夜和七天SLF利率分别至2.75%和3.25%,利率走廊雏形显现。对此华创证券认为,利率走廊需要三个要素即上限、下限和基准利率,央行明确SLF

路透北京11月20日 - 中国央行决定下调隔夜和七天SLF利率分别至2.75%和3.25%,利率走廊雏形显现。对此华创证券认为,利率走廊需要三个要素即上限、下限和基准利率,央行明确SLF利率作为利率走廊上限是重要而关键一步,但在下限选择上颇费踌躇,而且央行需要设定一个基准利率来引导市场利率水平。
其次,建立利率走廊需要拆借利率处于市场利率体系的核心地位,如此央行对拆借利率的调控方可影响整个市场的资金价格;最后,与利率走廊相伴的制度基础需要夯实,这需要从化解预算软约束问题上入手。


以下为华创报告要点摘录:

8月11日央行宣布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并连续三天大幅下调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此举不仅激起了人民币汇率的轩然大波,也令其他新兴经济体货币竞相走贬。目前来看,这次汇市上的“压力测试”已经尘埃落定,被勾起无限想象和恐慌的人民币贬值预期也已逐渐褪去。这种外部失衡的一次性调整,也极大地释放了中国内部失衡的调整压力。我们似乎可以将目光从汇率政策再度转到利率政策上了。
**中国离建立利率走廊还有多远?**
在目前从“宽货币”向“宽信用”的传导仍存阻隔,央行充分“放量”亦不能有效“压价”(长期债券收益率和加权平均贷款利率)的背景下,我国央行离建立成型的利率走廊似乎还有很远的距离。但细观已经建立利率走廊的国家在确立利率走廊时的宏观金融环境,就会发现我国离建立利率走廊也许并没那么远。
比照利率波动性和汇率波动性这两个特征,可以发现当下的中国与建立利率走廊时的加拿大、澳大利亚、瑞士、新西兰四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首先,中国短期利率受供需叠加影响易上难下且波动性加大;其次,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扩大但波动性降低。利率的波动上行,意味着中国央行转向价格型调控有其紧迫性;汇率的趋于平稳,意味着中国央行转向价格型调控有其可行性。而建设利率走廊正可成为转向价格型调控的一种有益尝试。
**中国建立利率走廊还欠缺什么?**

早在《2015年1季度常备便利开展情况》中, 中国人民银行明确提出,探索常备借贷便利(SLF)利率作为货币市场利率走廊上限的功能。这彰显了央行不断完善货币政策框架,推动从数量型为主向价格型为主逐步转型的意图。央行明确SLF利率作为利率走廊的上限是重要而关键一步。但利率走廊有三个要素:上限、下限和基准利率(或指导利率)。因此,央行后续可能还需进一步设定利率走廊的基础构建,并要夯实支撑利率走廊运行的制度基础。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0-21 09: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