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方政府低成本发债黄金时代已逝

随着地方债供给的继续激增,地方政府用以谈判的筹码将同时降低,商业银行和地方政府的议价能力将增强,要求更高的殖利率。

随着地方债供给的继续激增,地方政府用以谈判的筹码将同时降低,商业银行和地方政府的议价能力将增强,要求更高的殖利率。


图片来源:法新社 图片来源:法新社

(彭博讯)负债累累的中国地方政府今后几年可能还要通过债市再借十几万亿,但也许要付出更高的成本。
地方政府债券今年发行之初利率与国债定位基本一致,主要是因为地方政府能够给债券的主要投资者——商业银行——提供诸如财政存款和和优质当地项目合作等好处。
但受近期巨量供给和发行市场化等因素打压,地方政府间的发行利率开始出现分化,部分政府债定价与同期国债的利差正走阔至历史新高。
随着地方债供给的继续激增,地方政府用以谈判的筹码将同时降低,商业银行和地方政府的议价能力将增强,要求更高的殖利率。机构投资者今后亦将更加注重各个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和偿债能力,从而加剧地方债的定价分化。
「未来是分化的一个格局,发达省份会发的越好,不发达省份的压力越大,」民生证券研究院固定收益组负责人李奇霖指出。
8月曾出现辽宁省10年期专项债流标且中标利率落于区间上限,到10月安徽省再次创下40个基点的公开全额发行利差新高。

巨额供给

为降低地方政府债务成本,财政部于今年3月发文允许地方政府通过发行债券来置换高成本债务。 5月18日,江苏省发行了今年首批地方债,以此拉开了今年地方债置换的大幕;根据彭博统计数据,截至10月底,共计有33个省、市或自治区公开发行了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共计2万8590亿元人民币。
由于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在财力及信用上的差异,地方债殖利率理应较国债上浮。但在发行之初,二者几乎没有利差。中国评级机构给予所有地方债的评级均为AAA级。
但随着地方债的发行量的迅速膨胀,局面出现了改变。中信建投分析师郑凌怡估计,根据2014年的地方债务审计数据,如果在未来5年内完成地方债的置换,每年的置换规模在3万亿左右。
「现在地方债的发行量太大了,第一次发的时候地方政府能给予的财政存款这样一些谈判的筹码,后面就拿不出来了,或者说拿不到那么多筹码可以给到银行去谈了,这个时候殖利率就随着每个地方政府手握筹码的不同产生一定的分化,」郑凌怡称。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0-24 01:01:52